呼和浩特新闻网 >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 首府资讯 > 呼和浩特要闻 > 正文

南昌做近视眼激光手术,南昌做近视眼激光手术到底有没后遗症,南昌做近视眼手术需要多少钱

南昌做近视眼激光手术,

  瞧一瞧!这群“新凤凰男”“新孔雀女”

  5000元,对于一个贫困大学生有多重要?西南民族大学毕业生李小康笑了:“当时家里条件困难,欠了一些债务,学费交不起,青基会帮我解决了很大的困难。”年前,他曾接受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的资助。

  家里再凑了一些钱,学费4400元、住宿费1000元,加上学校资助,学费和生活费有了着落。大一,李小康过得拮据了一些,不仅是钱紧,而且时间也紧。别人周末休息,他去肯德基打工,从普通店员每个小时收入9.8元,到升职成为办公室助理每小时收入13元。

  李小康参加支教保研项目,来到四川阿坝教书,很快,一年时间将至,服务期将满,他又要回到校园读书。说起年轻人如何改变自己的境遇,“我的生活比上一代要过得好,应该不难。”李小康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李小康坦言:“有时候会悲观,以前这种情绪多,现在少了。等硕士毕业了,希望自己能考上公务员。”有点小钱,让家人做点小生意,过上安逸的生活,是他的目标,很朴素。

  从2012年起,茅台集团每年出资1亿元与中国青基会合作,开展“国酒茅台·国之栋梁”大型公益助学活动,连续5年累计捐资5亿多元,资助了全国10.2万名来自贫困家庭的优秀学子圆梦大学,覆盖了全国33个省市的1600多个县。

  社会上有一种偏见,说靠自己奋斗的年轻人,是“凤凰男”“孔雀女”,身上带有自私、自负、自卑和敏感的标签。而今,受青基会资助的第一批贫困大学生已经走出校园,走上了工作岗位。那么,这群年轻人是典型的“凤凰男”“孔雀女”吗?

  这群“新凤凰男”优秀且有责任

  四川小伙儿熊春,曾接受过资助,如今已经成为创业青年,最大的特点是非常健谈。

  2012年,熊春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当时,父亲早逝,母亲务农,1.2万元的学费对于家庭来说是沉重负担。

  头脑灵活的他,利用上大学前的暑假,找了几个学习不错的小伙伴办起了培训班,从小学生教到高中生。一个半月后,他就赚到4000多块钱。

  “家里办了一次升学宴,差不多结余了8000元,加上所赚的钱,第一年的学费有了。”熊春说,青基会资助的5000元,他主要用来买了生活用品。

  大学第一学期,熊春做过家教,发现来钱快,但与专业学习时间较冲突。第二学期,他开始带着团队做科研,照样赚钱。从只懂软件,到摸索做硬件,软件工程专业的他,曾经带着同学愣是给56个大棚做出一套物联网种植辅助系统,成功卖了出去。很快,他就不再欠学校学费,把学费全部补上。

  熊春很有个性,毕业后本可以入职国内顶尖的互联网公司,他却偏不,说自己与一般的理科生不一样,提高综合素质是王道。熊春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早日实现形体自由、思想自由、财务自由、理想自由。

  年轻人自不自信,就看与异性交往的态度。熊春大学毕业不到一年,就找到了女朋友。他开了公司,带着团队,一头扎下来给中小学生做创新教育,从硬件再到市场,他都能上手。

  问及如何看待阻断代际贫困,熊春说:“实现代际跨越,高考是一个机会。学习不能认为一劳永逸,需要不断学习,比别人更强,才能实现跨越。”

  通过调查这群受到资助的孩子而形成的《“国酒茅台·国之栋梁”希望工程圆梦行动项目影响力评估报告》显示,其中87.8%的学生对自己的学习成绩评价较高,在同班学生中名列前茅。

  阻断代际贫困,这群年轻人是否有信心?“他们自身对于家庭的责任,也是有着清晰的许诺,这在当下‘啃老族’等现象盛行的背景下,尤为显得可贵。”该报告用事实给出了答案。

  如果把这群年轻人称为“新凤凰男”“新孔雀女”,他们身上的特质是优秀且有责任心,与外界所言“凤凰男”“孔雀女”有着不一样的群体性格。

  “新凤凰男”不是极端自私的代名词

  野蛮生长,是这群年轻人的特点。相对于家庭条件好的年轻人,他们不仅面对着物质层面的匮乏,人生成长还缺少高人指点。有人说他们输在起跑线上,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不得不靠个人努力,自己摸索成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魏万鹏时发现,他很有激情,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如今已入职一家中央媒体的子报刊,做起了一名记者。

  2012年,他考上北京交通大学,从甘肃到首都。开学报到那天,他背着包,拿着箱子,一个人第一次来到北京。繁华的首都背后,有多少默默付出的人?初来大城市的陌生感,一直冲击着他。

  魏万鹏很快体会到生活的不容易。军训结束之后,他组织同学把军训服洗干净,送给学校周围工地的农民工。“两年间,放映20余场爱心电影,组织1场文艺汇演,免费为建筑工,发放了1500套学生军训服装。”他说。

  魏万鹏发现,对于很多家境普通的孩子而言,高考后如何选择专业,就如盲人摸象,有的只能上网自己搜索。这一点,他深有体会。“要知道即便是同一专业,不同的学校都会有不同的侧重优势,我自己当年也是如此的懵懂”。正是由此,他看到了一个值得服务的巨大空间——利用假期回高中母校,提供专业认识、专业选择的培训讲座。

  魏万鹏以过来人的身份,为学弟学妹答疑解惑,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告诉学弟学妹们,不盲目、不唯专业热度、就业率等来选择专业和学校。

  一不小心,这个事情就“搞大了”。“我在组织本校活动之余,还联合了40余所985、211高校开展活动,并组建全国招生宣传学生组织联盟。”他颇有成就感地说。

  很多人会误以为,做公益是家庭条件优越者的专利。对年轻人来说,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新凤凰男”们也不例外。这是每个人生活的自由,也是一些寒门学子追求的目标。

  《“国酒茅台·国之栋梁”希望工程圆梦行动项目影响力评估报告》显示,98.8%的受资助学生参加过至少一类公益行动,其中主要是捐款捐物和各类志愿服务;也有17.3%的学生参加过支教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公益与爱心在这些人的行为中表现出明显的传导效应。96%的被调查学生都表示,未来将会参与公益志愿服务活动,只有4%的学生会表示暂时未考虑参与公益志愿服务。

  这群“新凤凰男”和“新孔雀女”并不冷漠,呈现出了爱心传递的特征,从助人自助,到自助助他,这群年轻人不是极端的“自私鬼”,别总用怀疑的目光看待他们。

  这群“新凤凰男”未来将进入主流社会

  黝黑的皮肤,个子不高,说起自己的学习状况,西藏林芝地区的珞巴族小伙儿旺扎说:“我本科是在西藏大学学习法律专业,现在在四川大学读硕士,还报考了政法干警项目,以后我要回林芝工作。”

  2012年,旺扎刚上大学时,学费不贵,一年三四千元。可是拉萨物价不低,这个小伙子仅在学校吃饭就要七八百元。“父母是务农的,负担不小哩!”旺扎说着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齿,回想起自己当初的窘迫,笑了。

  5000元资助金,帮旺扎实现从家门到校门口的资助。相比于其他同学,他明白自己学习基础弱,就拼命学习。他两次拿到国家励志奖学金,还拿到了国家奖学金,一个学院只有他一个名额。

  大学期间,他还与一名藏族女孩谈恋爱,“不是一个专业的,是我追她的”。旺扎低头笑了。

  与想象中的寒门学子不同,在这群年轻人身上看不到悲情的色彩。自信,是他们身上很重要的底色。

  95后李丹穿着白色衣服,背着小包,要是走在大城市街头,这名在县城长大的姑娘,与其他时尚女孩无异。她是福建浦城县人,2016年,回到老家成为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助理。

  “我是怀着感恩的心情回到老家的。回到基层,我也想锻炼一下。”现在,李丹当上了乡镇团委副书记,问起未来打算,她说,村官服务期满后,她希望自己能考上当地的公务员。

  如果把他们比作“凤凰”或“孔雀”,回乡,也是这群年轻人的选择。除了感恩父母和社会,在他们身上看到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理性规划,他们在努力寻找自身的平衡。

  调查发现,这群被资助的年轻人,未来就业和工作方向的选择,公务员、国企和事业单位是首选,占73.7%的比例是希望进入体制内。

  调查同时发现,34.6%的学生将会选择在国内继续攻读硕士或者博士研究生,1.3%的学生想要去国外攻读研究生。在未来,这些群体将有可能进入中国主流社会,成为真正有影响力的社会中坚力量。

  今年6月15日,河北平山县西柏坡革命圣地,专程来此调研参观的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说:“今天的茅台集团给有志成才的贫寒青年所提供的帮助,将会为国家、社会、未来,培养出一大批有责任感、有意志力、有感恩心的中坚力量。”

  未来3年,茅台集团将每年持续捐赠1亿元,3年共捐赠3亿元,开展“国酒茅台·国之栋梁——希望工程圆梦行动”,在全国范围内资助6万名贫困学子圆梦大学,其中贵州省3万名,其他省区市3万名。

  年轻人最缺什么?机会!未来3年,茅台酱香酒公司在寒暑假将共提供300个实习岗位。日常,还将提供3000个实习岗位。同时,他们还将推荐300个就业名额。

  中国青基会理事长王剑要求,全国青基会系统和各级希望工程实施机构务必不忘希望工程公益助学初心,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在团中央领导下,为青少年成长雪中送炭。

  不刻意为这群“新凤凰男”“新孔雀女”正名,但是从他们身上,人们看到更多的与大众认知不一样的,甚至令人意外的性格特质。他们的未来,值得我们持续关注。(记者 章正)